售出的14家公司中有3家空退出市场。11家公司恢复交易后,股价下跌。波塞冬来了,中国股票哭了

除了除名,CICC的再生也变得难以“再生”。

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此前曾裁定CICC再生银行故意欺诈,并迫使其倒闭。

这是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有史以来首次利用《证券及期货条例》第212条,以“保障公众利益”的名义,自愿向法院申请清盘香港上市公司。

是加州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格劳库斯”),一家在美国注册的专业销售空组织,拖累了CICC的重生。

记者发现,该机构成立于2011年,迄今已发布14份上市公司的sell 空报告,所有这些公司都是中国公司。

然而,并不是销售空报告中指出的所有问题都“得到解决”。包括CICC的复兴在内,在其狙击目标中,共有3只股票退出市场,而其他11只股票经审查后被证实没有问题。

然而,所有售出股票的价格空暴跌。

目前,台湾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正在起诉格劳库斯。

“我们已经成为目标,这是专门针对中国公司的,欺负我们新兴市场的公司没有这样的经历。

最近被格劳库斯空卖出的睿念国际董事长王福才对记者表示,“我们根本没有能力处理卖出空的事情,只能吃哑巴亏。

香港女性“股神”兼西京投资公司董事长刘洋最近心情不好。

2015年最后一天,香港联合交易所宣布,正在进行强制清算的CICC已进入除名阶段。

这个曾号称中国最大的再生金属资源公司已经停牌3年,停牌前其股价报9.43港元,总市值110亿港元,刘央持股其中的7.01%。这家所谓的中国最大的可再生金属资源公司已暂停交易三年。停牌前,其股票报价为943港元,总市值为110亿港元,其中刘洋持有7.01%。

联交所上市委员会要求CICC在1月17日前就不适合上市的事宜作出补救,否则联交所将取消该公司的上市地位。

证券交易所在补充说明中表示,“参照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的相关裁决和CICC再生能源公司招股说明书中夸大的业绩和利润,认为CICC再生能源公司或其业务不具备首次公开发行资格。

CICC再生能源的全称是中国金属再生资源控股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据中国废钢应用协会统计,CICC再生能源是中国最大的再生金属公司。

该公司于2009年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上市。

根据CICC再生能源2009年6月上市时发布的招股说明书,其主要业务是从海外和内地供应商处购买废钢、废铜和其他金属,并利用重型设备和人力将废钢分离成各种金属部件,生产满足公司客户各方面需求的再生金属产品,2008年收入约为65亿港元。

如今,首席执行官已被逮捕的CICC几乎无法逆转收购要约,许多知名投资者也将面临巨大损失。

除了刘洋,德马斯家族、挪威央行、摩根大通和计划收购CICC的中国节能环保公司都在名单上。

CICC重生之死让刘洋蒙羞,她是一名女性股东,曾是该公司的政纲。相反,格劳库斯,它的卖家空因此而声名鹊起。

格劳库斯是一家专业销售空组织,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其官方网站显示,自2011年3月发布第一份销售空报告以来,五年内共发布了14份销售空报告,目标是14家在海外上市的中国公司。

记者梳理发现,14家上市空公司中有3家已经退出市场(包括CICC),另外11家公司在接受证券监管机构审查后均已恢复交易,但股价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跌。

总部位于江苏无锡的香港上市公司瑞年国际是格劳库斯最新的销售空目标,格劳库斯的目标价格为0港元。这是CICC重生后格劳库斯的“无价值”估值。

然而,与三年前CICC的复兴不同,在瑞年国际提交相关材料后,香港监管当局允许其恢复交易。目前,该公司股价约为0.6港元,较卖出空报告发布时的约1.0港元下跌40%。

Sell 空波塞冬2015年10月,在瑞年国际空出售后约一周,瑞年国际副总裁颜瑜甚至无法完全喊出劳克斯的全名。

“我们真的没有任何销售准备空。我们甚至不知道这些机构能获得什么样的利润。

颜瑜告诉记者,“我们公司的老板原本是医院院长,大部分高管都是技术人员,他们对财务知之甚少,基本上依靠香港的专业团队来做财务工作。

“事实上,颜瑜的感受并不独特。

由于中国没有空机制,也没有专业空机构,国内市场对此知之甚少。

大多数中国人对a 空机构的认知仍然局限于少数专注于中国股票的海外公司,如“浑水”和“香椽子”。

然而,与几乎空白人专业机构空的国内市场相比,机构空在华尔街随处可见。do空这是资本市场上的一项“技术活动”。

1609年,当世界上第一个证券交易所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成立时,一些人开始通过空获利。

经过400多年的演变和发展,sell 空在成熟的资本市场上被认为是“合理的”。

一方面,它可以作为监管机构的“有效补充”,对上市公司起到监管作用。另一方面,自然营利销售空机构也在滥用监管和违法的边缘挣扎。

与中国知名的“浑水”和“香椽”等知名机构相比,空,格劳库斯的知名度不高。直到2011年3月8日,它才发布了第一份关于它的世界之旅的报告空,它最著名的例子是它成功地反对CICC的复兴。

然而,在关于格劳库斯的有限报告中,它被称为“新时期实干家空”的典型例子。

“格劳库斯”最初是希腊神话中的海神,海神波塞冬的随从,也是航海者和渔民的守护神。它以寓言闻名。

格劳库斯创始人马修·维切特(Matthew Vichet)曾公开表示,“我建立格劳库斯是为了帮助市场投资者在变幻莫测的金融水域找到无限的投资机会。

“但格劳库斯不是公益组织。与同行一样,它也是一个以“追求利润”为首要目标的销售空组织。

经济学家张魏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非营利销售空机构并不存在。他们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功利主义,也就是说,目标是第一位的,一个人可以做任何事情来达到目标。

台湾证券分析师詹银轮认为,“新时代的实干家空已经失去了“老一辈”扎实调查的原始本质,“他们更多地依赖公共数据进行投机”。

卖家空反击2014年4月,詹银轮被任命到大陆调查台湾上市公司F-蓄热在大陆的运营情况。

当时,格劳库斯指责该公司存在财务欺诈,称其净利润夸大了约10倍,导致富力再生股价下跌逾30%。

然而,在实地调查和获得相关信息后,台湾证券交易所于当年5月发布了调查报告,称未发现异常情况。

此后,台湾“财务管理委员会”在中国台湾对格劳库斯提起了刑事和民事诉讼,同时表示考虑了美国提起的诉讼。

这也是亚洲监管机构在多次出售空后起诉海外出售空机构的首例。

“如今,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选择在海外上市,但无论是在香港、台湾、新加坡还是纳斯达克,只要它们进入这些更开放的市场,就需要与更自由的金融体系充分融合。

詹银轮说,“现在在许多人的心目中,中国企业或多或少存在一些财务问题,这给了销售空机构一个机会。

例如,格劳库斯特别喜欢关注那些与政府或国有企业有些关系的公司,坚持金融问题。

这个问题值得中国内地企业关注。

“王福才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我们已经成为人们的目标。这是专门针对中国公司的。在新兴市场欺负我们的公司没有这样的经验。

我们根本没有能力对付卖空的人,只能吃哑巴亏。

“SNI被出售后空,股价下跌8%,SNI立即停牌。

此后,王福才面对香港媒体表示,“最迟将在两周内恢复交易。”

但事实上,瑞年国际花了两个多月才恢复交易。

“我们认为问题很简单。

王福才告诉记者,“无论是出售空的过程,还是后来提交各种认证程序的过程,我们都认为事情很简单。

王福才表示,瑞年国际在2015年初宣布收购,并相应调整了业务。然而,收购过程中的实际谈判速度远低于他的预期,从而导致了实体商店转型过程的延迟。

“但我们没有对此做出明确的判断,给机构留下了想象的空间空[/k0/]。

尽管我们最终证明我们没有问题,但这个过程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教训。

詹银轮表示,随着中国金融市场的进一步开放,新兴的卖出/[/k0/机构越来越热衷于发行中国企业,“它们的目标越来越接近a股市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