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嫌参与薛荣年内幕交易调查的大型上市公司网络

合肥报道称,2015年12月,平安证券前总经理、华林证券前董事长薛荣年因涉嫌内幕交易被监管机构调查。

薛的调查曝光后,一些媒体指出,卷入薛案的上市公司是朝东股份(600318)和海螺水泥(600585),因此朝东股份发布澄清公告澄清此事。

截至新闻稿发布之日,薛案的调查进展尚未披露。

那么,这两家公司与薛荣年的内幕交易有什么联系呢?一位不愿透露身份的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薛荣年的案件涉及巨额资金,涉及大量人员。最大的可能是,他利用参与多家上市公司重组的内幕信息,通过多家关联方及其他关联方的账户进行内幕交易。

近日,记者通过后续调查发现,包括朝东股份在内的许多上市公司的重要股东中,有许多自然人在敏感时间进出,而有些自然人确实与薛荣年有关联。

倒下的“圣坛”薛荣年曾是证券投资银行业的一个旗帜人物。有多少证券公司愿意支付大笔资金来招聘,有多少新的投资银行家将其视为一种学习模式,但很难与之相比。

“薛先生的案件被报道后,一家证券公司的投资银行高管在他的朋友圈里叹了口气。

据此前的公共媒体报道,薛荣年来自安徽省庐江县,是安徽省财政厅的一名公职人员。

2000年,35岁的薛荣年放弃了董事的高级职位,从合肥搬到深圳,进入平安证券。他成为投资银行部门的新人,开始了他传奇的时代。

2008年,薛荣年正式成为平安证券总经理,负责投资银行业务。在平安的11年里,鲜为人知的平安证券成为了投资行业的领导者。从2007年到2011年,他连续五年完成了150多个首次公开募股和再融资项目,市场份额超过10%。其中,2009年和2010年首次公开发行承销公司数量居行业首位,是创业板和中小板的最大发起人。甚至业内许多人都将其提升为“平安模式”或“薛荣年模式”。

据记者统计,在平安证券期间,薛在安徽省发起了多达17个首次公开募股项目,仅比当地领先的证券公司国源证券少一个,这足以显示薛在安徽省的影响力。

涨潮了,退潮了。

2011年,平安证券发生人员混乱,盛京何山发生金融欺诈案件。薛荣年带领投资银行团队于当年年底离开平安证券,并在深圳华林证券设立营地,打算开始新业务。

加入华林证券后,薛荣年团队再次主动将平安证券赞助的大量项目拉至华林证券,如明泰铝业、东山精密和金河实业。

然而,从那以后,万福生科的金融诈骗案彻底粉碎了薛荣年复兴的梦想。

2013年5月,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sec)宣布,将对万福生科虚假陈述案中涉及的中介机构进行处罚。平安证券的前发起人和核心经理薛荣年、曾念生和崔玲分别被警告和罚款30万元,以吊销其证券资格。

这意味着薛荣年不能留在华林证券。

处罚生效后,薛荣年被迫辞去华林证券董事长职务。

此后,薛荣年一度消失在公众视线中,但在2015年10月28日的中国(合肥)股权投资峰会论坛上,薛荣年再次出现在聚光灯下。当时,他的身份已经是“安徽高新金通安义股权投资基金董事长”,与薛一同受罚的前部崔玲等人也出现在基金管理团队中。

据介绍,该基金成立于2015年3月,实现了“投资+投资银行”的全方位增值服务。选择的企业标准是“愿意去资本市场”,这也意味着薛荣年作为私募投资者重返江湖。

神秘的股东背景不幸的是,仅仅八个月后,薛荣年的复出再次受到重创。

据相关媒体去年12月报道,去年11月,安徽省蚌埠市公安机关对薛荣年提起刑事诉讼,罪名是涉嫌与薛荣年老家安徽上市公司朝东股份和海螺水泥[l1发生内幕交易。

那么到底是谁有可能进行内幕交易呢?记者观察到,朝东首次停牌始于2014年9月底,并于2015年1月26日宣布。

公告称,计划用16.82亿元现金从索尼投资公司和其他投资者手中购买5家金融公司的股票。

这五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安徽省供销社联合会。

如果你想设定这个速度,你必须在2014年第三季度之前买入,然后等待停牌。

记者发现,2014年第三季度,有三名自然人进入了朝东股份公司前十名流通股东。三位个人投资者分别是钱翠萍、赵薇和罗熊健,分别持有239万股、147万股和97万股,是朝东股份公司的第三、第七和第十大股东。

其中,钱翠萍引起了记者的注意。

因为除了朝东股份,钱翠萍还在2014年10月“提高了执照”给安田(002136)。截至2015年,第三季度报告仍是公司第三大流通股东。

朝东股票于2014年9月26日停牌。2015年2月6日恢复交易后,该公司股价从停牌前的11元飙升至近40元。

巧合的是,朝东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年报显示,上述所有股东均已上市。然而,在2月份朝东股份有限公司恢复交易后,上述股东迅速退出朝东股份有限公司,在朝东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季度报告中没有发现上述三人的踪迹

至于交易时间,记者发现,2015年2月6日,朝东证券交易所刚刚进行了一笔大额交易,交易总量为239.11万股,与钱翠萍持有的股份数量一致。交易价格仅为11.18元。然而,朝东证券交易所的股价一度超过40元。钱翠萍可以轻而易举地“坐在轿子里”,但却莫名其妙地赶了这么一趟。

“钱崔冰”的背景是什么?据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透露,钱翠萍来自安徽省,曾与亲属一起成立了一家担保公司。

根据这条线索,记者通过工商登记信息系统发现,此人确实是在安徽银佳融资担保公司和安徽江北银佳小额信贷公司的登记信息中被发现的。钱崔冰在这两家公司担任主管,分别出资900万元和600万元。

在上述两家公司中,还有一位股东,名叫陈海啸,与钱翠萍持有相同的职位,出资额相同。

记者继续询问并了解到,安徽省合肥市的安徽芮税务局局长也被称为陈海啸。

早在2015年6月,朝东证券交易所的一些人透露,陈是钱翠萍的儿子。

记者从工商登记档案中发现,上述两家公司的万睿税务局和陈海啸的身份信息相同,可以认定为同一人。

然而,钱翠萍和陈海啸是否有母子关系仍有待证实。

记者于1月26日联系了万睿税务局,但接待员称陈海啸最近没有在该办公室工作。

记者发现,一位名叫陈海啸的新自然人也在前东源电气公司2013年年报(证券代码002074,后更名为郭萱高新)中进入前十大流通股东。然而,陈海啸在东源电气公司和山东润银生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润银化工”)重组终止后并未退出,并于2014年第一季度继续增持至第三大流通股东。

然而,陈海啸的坚持没有倒下空。

2014年3月31日,东源电气宣布暂停交易,直至2014年9月10日宣布重组并恢复与安徽郭萱高新技术的交易。其股价已被10个交易委员会延长,而陈海啸在2014年第三季度从前10名可交易股票中消失。

根据记者查阅的数据,陈海啸没有进入东源电器以外其他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的记录。那他为什么特别喜欢东源电器?根据当时的数据,东源电气2006年首次公开募股的发起人是平安证券,2013年计划与润银化工重组的财务顾问是薛荣年领导下的华林证券。

那么陈海啸和薛荣年之间有什么交集呢?记者查阅了公共信息,没有发现这两个人的公共记录,但是有两条信息表明这两个人确实有交集。

记者在铜陵学院官方网站上发现了两条新闻。首先,2011年3月19日,薛荣年在铜陵学院讲课,并被聘为客座教授。他说薛是铜陵财经学院(铜陵学院的前身)第85届毕业生。二、2013年10月22日,铜陵学院与安徽省瑞水税务局举行实习基地签约仪式。陈海啸也被任命为该学院的客座教授,他说陈海啸是该学院93年的金融专业学生。

陈和雪碰巧是校友,但是否有更深的关系仍不得而知。

不过,上述知情人向记者透露了朝东股份重组谈判的一般过程:2014年7月14日,朝东股份原实际控制人黄炳军联系海螺水泥的一名高管讨论重组事宜。8月初,高级经理联系了时任华林证券投资银行部总经理崔玲,并向薛荣年汇报。8月11日,薛荣年和黄炳军在深圳会面,讨论重组事宜,恰好是钱翠萍收购朝东股份的时候。

然而,记者要求海螺水泥和朝东公司对此声明予以确认,但两家公司均未回复。

薛荣年的网络遵循上述线索,结合公共信息,薛荣年背后的网络也慢慢浮出水面。

2015年,已经“退休”多年的薛荣年正式回来,但低调得多。他运营的第一个公共项目是安徽高新金通安义股权投资基金。据当时媒体报道,这是一只在安徽省政府领导下成立的风险投资基金,也被称为“第一基金”。

“一方面,一个被禁止进入中国证监会市场并受到处罚的人仍然可以被放在如此重要的位置上。另一方面,这表明他的能力确实很强。另一方面,这也表明他当时的关系相当牢固。

“这是安徽省一位证券交易商所说的。

薛荣年当时在会上透露,基金一号已经投资了9家企业,包括环保、医药、智能车库、智能城市等成长型产业,这些都是具有一定技术含量的龙头企业。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第一基金”的四个合作伙伴是安徽金通安义[c2]投资管理合伙企业(以下简称“金通安义合伙企业”)、合肥市政府投资指导基金有限公司、安徽智义龙华投资管理合伙企业(以下简称“智义龙华合伙企业”)和安徽高新技术产业投资有限公司

记者查询工商登记信息获悉,金通安益合伙法定代表人已于2015年4月8日由薛荣年变更为金通智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储节义,而金通安益合伙的出资人之一金通安益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金通安益)法人原来也是薛荣年,但是在2015年8月变更为马东兵,薛荣年仍担任公司副董事长,崔岭为董事。记者询问工商注册信息,得知金通安义合伙的法定代表人于2015年4月8日由薛荣年变更为金同治惠惠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金通安义合伙企业金通安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通安义)的投资者之一,原名薛荣年,2015年8月更名为马董冰。薛荣年仍然是公司副主席,崔玲是董事。

在金通安义的领导下,安徽安年投资有限公司和安徽智义龙华合伙有限公司也成立了两家子公司。前股东包括钱业银、朱洁仪,后投资者包括新疆金通智汇投资、方化集团、回龙(002556)等。

据公开报道,钱业银和马董冰都是投资领域的大老板。巧合的是,钱业银尽早在朝东公司担任车间主任和董蜜。2004年离职后,先后在苏州和盛新彩、苏州新海一、厦门和兴包装、南通金菱兴公司、苏州东山精密制造、宁波圣莱达电器等10多家上市公司任职或持股。

值得注意的是,钱业银与平安证券一直关系密切。几乎所有他持股或任职的上市或拟上市公司都由平安证券赞助和承销。

数据显示,金通安义上方有两个股东,即金通智辉投资和上海安义投资。前者的原股东是戴泽义(4000万元)和曾毅(1000万元),原法人是崔玲。然而,2015年9月,两名股东分别被变更为杨航生和王文隽。

信息显示,杨航生于2014年7月成为平安期货董事长。

然而,据知情人士透露,2014年第四季度进入郭萱高科技(002074)前十大流通股东的崔新也与曾毅等人有关联,但记者没有找到任何相关证据。

在金通智辉投资下,除了金通安义,还有上海龙华投资、智艺龙华有限合伙、石河子金海惠惠等近10家企业。其中,上海龙华华辉原本是一个叫戴泽义的法人,但在去年11月也换成了杨行生。

然而,记者询问了公共信息,发现戴泽义不是一个普通人。他擅长新股和固定涨幅。然而,2014年8月,戴笠因在线和离线同时订阅被列入黑名单长达6个月。

2015年1月,戴泽义作为代表,与金河实业(002597)合作建立上海金鑫合汇投资伙伴关系。

在薛荣年被调查前后,戴泽义、钱业银等人,包括薛本人,改变了其关联公司的法人或股东。我们不知道意图。

薛案曝光三天后,朝东发布了一份澄清通知,称该公司运营正常。公司的重大资产重组是在依法合规的前提下,履行相关程序,正常进行的。该公司没有未披露的项目可披露。

上述澄清并未直接表明该公司是否参与薛荣年的内幕交易案。

“他们可能会说内幕交易是薛荣年的问题。该公司没有参与此事,也没有故意向薛透露信息,”一家证券公司的投资银行家表示。

”记者还询问了朝东和海螺水泥的相关问题,但截至记者发布的新闻稿,两家公司都没有回复。

然而,郭萱高科表示,他们不知道东源电器在2013年重组时的情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