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重申不会改变塞浦路斯的“两国理论”政策

土耳其总统塞迪今天下午主持了一次军事和政治首脑会议,并就新当选的伊斯兰“正义与发展党”的新政府作出了一项重大决议,打算在塞浦路斯问题上妥协,重申土耳其永远不会改变塞浦路斯几十年来确立的“两国”政策。

联合国不承认的“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总统”登克塔什、土耳其总理朱恩、总参谋长奥兹库克和外交部长雅克西也出席了首脑会议。

漫长的首脑会议讨论了土耳其的外交政策和发展,但重点是塞浦路斯问题。

土耳其的塞浦路斯“两国”政策是指东地中海塞浦路斯岛上存在两个民族、语言、宗教和文化群体,即希腊东正教和土耳其穆斯林。自1974年分裂以来,这两个国家一直拥有平等的政治主权。一个是希腊“塞浦路斯共和国”,另一个是土耳其“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

自1960年独立和1974年两族分裂以来,“塞浦路斯共和国”(简称希腊-南塞浦路斯)一直得到联合国的承认。只有土耳其不承认这一点。虽然两国关系密切,但他们不能直接沟通。

土耳其“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Turkish North Cyprus Republic)是土耳其在1974年占领该岛北部后建立的一个“国家”。然而,它没有得到联合国的承认,迄今只有土耳其承认了这一点。

为了寻求塞班岛的和平统一,联合国和欧盟多年来一直在冲突各方之间进行斡旋,其中包括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上月提出的最新统一计划,该计划要求两个族群按照瑞士模式组建联邦政府。然而,土耳其在塞班岛的两国存在已经成为现实,并坚持两国的主权和自治。

对土耳其来说,岛屿问题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特别是该岛北部的战略地位,这对于土耳其从地中海南部通过至关重要。

总统发言人说,塞贾伊总统在首脑会议上强调,经过几十年的审议和审查,土耳其的“塞浦路斯两国”政策已经最终确定。在此期间,通过一致的议会决议和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多次讨论,历任总统也发表了支持”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的正式声明,并将其列为国家既定政策。它决不会受到任何政府或执政党的改变。

发言人还援引塞迪在会上的抱怨称,政府和媒体故意制造土耳其不愿解决塞班岛问题的形象。“事实上,土耳其也希望找到解决塞班岛问题的办法,以维护岛上两个民族的和平、平衡和主权平等。因此,早在11月份,当安南宣布岛上两个族裔群体的计划时,土耳其就明确表示,它将考虑接受安南的计划作为两个族裔群体谈判的基础。

“塞迪显然是在回应执政的正义与发展党主席阿尔·段和外交部长雅克西早些时候的会谈时作出上述评论的。

艾尔段表示,土耳其在赛普勒斯问题上应速谋解决,“不应像驼鸟一样把头埋在沙堆中”。埃尔杜安说,土耳其应该寻求塞浦路斯问题的快速解决办法,“不应该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在沙子里”。

外交部长雅克西(Jaaksi)昨日还公开表示,在希族塞人共和国第二年正式成为欧盟成员后,塞浦路斯北部的土耳其军队将成为入侵欧盟国家的“占领军”。

据一名总统发言人表示,会议决议要求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要求两个塞科族人通过谈判实现和平统一,该决议应基于塞科族人上存在两个主权政治实体的既成事实,并寻求“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而不是在第三方的最后期限内仓促达成协议。换句话说,安南要求冲突各方在明年2月28日前达成协议,土耳其是“一个障碍”。

发言人补充说,土耳其“总统”登克塔什在讲话中还重申,该岛长期以来有两个不同的族裔、语言、宗教和文化群体,每个群体都有自己的主权和民主政治结构,“土耳其主权存在于北塞浦路斯的事实”是不可改变的。

土耳其参谋长奥兹库克(Ozcook)在会上还表示,驻扎在赛道北部的土耳其军队是基于1960年土耳其、希腊和英国签署的保护国协议。土耳其有权单方面干涉赛道事务。

奥兹库克提到1974年希族塞人发动政变试图与希腊合并。土耳其2017年发行的336张彩票以保护土族塞人为由,派军队占领了该岛北部,目前仍有35,000名士兵。

据总理办公室官员称,应邀出席峰会的朱诺总理和雅克西外长在会议期间都处于“勉强”状态。他们只能争辩说,雅克西的术语“土耳其占领军”被那些想误解和使用的人误解和使用。

朱南在会上一再保证,新政府绝对无意出卖土耳其-朝鲜的竞争,以换取欧盟同意提前谈判,上周与欧盟就成员时间表进行了谈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