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三中全会后,中国经济可以容忍中等规模的调整

经济学家上海圆桌会议关注经济改革,并积极寻求推动改革的力量。记者马海林所在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将于下月召开。这次会议将勾勒出中国未来10年改革的蓝图,这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关注。

最近,经济学家上海圆桌会议集中讨论了国际和国内经济趋势。改革是自然结果还是激流?中共三中全会不会刺激经济增长。现在,社会已经达成共识,国内生产总值越高越好。最好牺牲一些数量来提高质量。

然而,一个大经济体必须保持一定的增长率。国内生产总值下降后是否会继续下降,仍令人担忧。

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刘宣松一针见血地表示,十八届三中全会的目的不仅仅是解决经济增长率问题,而是解决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积累的一些重大经济社会问题,如公平正义、收入分配、环境生态文明、节能减排等。

从经济上讲,我们应该着眼于解决转型问题,而不是从增长率入手。

刘玄松判断,整个经济下行周期仍未结束。

这一轮调整始于2007年,当时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达到顶峰,超过13%,然后逐年下降。今年,估计在7.5%到7.6%之间,尚未见底。

他认为只有当经济增速降至7%以下,才有可能重新形成一轮经济上行周期。

这一底部可能会在后天出现,而且可能会出现一轮不太大的经济危机。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后,全社会对经济危机的容忍度将大大提高,能够容忍中小规模的经济调整。

从经济的角度来看,它有利于经济的进一步持续、健康和稳定发展,我们不必担心。

结构性问题迫使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周郭萍理清国际国内经济形势。简而言之,发达国家似乎正在反弹和稳定,而发展中国家通常并不理想。今年,它比去年下降得更厉害。

这种情况与金融危机后最初几年主要由新兴经济体驱动的全球增长背道而驰。

上海交通大学的陈贤教授进一步总结了全球经济复苏和再平衡的主题。再平衡就是解决制度结构问题。

金融业和实体经济,或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的分离,以及高杠杆率是两个最重要的结构性问题。

要解决体制结构问题,改革是必要的。

陈贤指出,目前,改革的特点非常明显。

落后的压力来自外部来源,如严重的社会和经济问题。如果我不改变,我该怎么办?

然而,我们也在积极寻找内力来推回。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建立是一项开放和推动改革的举措。

陈贤还提出了通过减税积极推动政府改革的建议。

降低税率似乎是彩票发放红包的基本操作。它似乎在处理桌子,但实际上它是从桌子内部处理问题。它是控制政府如何使用其资金,限制其投资行为,并使私营经济产生活力。

谈到政府与企业活力的关系,上海交通大学的潘英丽教授讲了一个故事。

最近,她被邀请参加一个省的工业副市长班。她阅读了对方寄来的大量繁文缛节,以便了解当地的现实。在课堂的第一句话中,她问道:你们是工业市长,有农业和服务业市长吗?副市长回答不,事实上,工业市长实际上是主管经济的副市长。潘教授批评了政府当场吸引外资的模式。在制造业严重过剩的背景下,很多地方仍沿用八九十年代的旧路线,透过优惠减税和免税政策发展工业。

这条路绝对不会走下去。

地方政府通过政府主导的项目刺激经济增长,增长在这里找不到更多的动力。

制造业产能过剩非常严重。没有大规模企业破产和大规模失业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银行继续给这些将要被淘汰的企业输血,推迟了问题的暴露。

指望地方政府通过基础设施来对抗危机,或者来拉动经济增长,实际上在传统老路上走得更远,也没有前途。指望地方政府通过基础设施或刺激经济增长来应对危机,他们实际上已经走上了传统的老路,没有未来。

自由贸易试验引发了金融改革。自由贸易试验区具有试错功能,尤其是金融改革。

上海财经大学的丁建平教授说试错应该是正确的。金融产品的核心是利率。利率市场化必须继续。

他的担心仍然与政府拒绝放手有关:利率自由化的前提是金融生态。对世界上利率自由化国家的分析表明,许多国家因为没有金融生态而失败。

如果没有进一步的开放政策,FTZ很难建立完整的金融生态,也很难推进利率市场化。

上海社科院称重研究员也认为,FTZ可能带来的最大红利是金融发展的金融创新红利,包括推进利率自由化和汇率市场化。

问题是,在加入世界的过程中,我们的金融资产的竞争力和质量如何?中国金融体系的发展方式存在不少问题。一是政府控制。其次,在过去十年里,它与房地产密切相关,意味着巨大的风险。第三,金融已经成为地方政府的巨大融资平台,与地方债务风险密切相关。

复旦大学的孙李健教授也担心中国的金融不能走出怪圈。在当前资金过剩的情况下,很难收回对资金的控制,并将其转化为实体经济的服务。相反,完全依靠资金推动市场繁荣是可能的。

这种以实体经济为基础的金融繁荣是不可持续的,更糟糕的是,它被误认为是经济转型带来的繁荣。

值得称赞的是,面对国际和国内挑战,政府放弃了利用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产业政策来促进服务贸易和投资的发展。

相反,重点仍然是如何放松管制,将利率工具移交给市场,将汇率工具移交给市场,甚至开放资本账户。

工具和环境已经移交给市场。你做什么样的蛋糕取决于你的技能。

与过去相比,当低利率被用来为支持产业创造国外竞争优势时,今天的挑战是在一个完整的市场环境中,我们的应对思路变得更加开放。

开放的思想也必须经过实践训练。

孙李健打了个比方。花旗、汇丰、新站和东亚四大外资银行很早就获得了进入中国市场的许可。监管机构的意图可能是将四只大老虎关在笼子里,帮助中国金融机构开展疯狂的培训。

事实上,四只大老虎在笼子里非常温顺。他们非常清楚服从的好处。

如果中资机构陷入瘫痪,认为自己在中国市场打败了外资机构,即使它们走出国门,它们也可能具有竞争力。一旦市场开放,他们能负担得起吗?监管模式也应该改革,以便尽快找出如何将非常稳定的监管做法提前移到中部和后部。

复旦大学张军教授对转型升级给出了新的解释:今天的影响主要是成本影响。解决办法是淘汰许多企业,允许无利可图的企业退出,鼓励一些企业创业。

要彻底改造自己,形成良性循环,就必须畅通进出机制。

改革应该疏通这一渠道,把影响转化为积极的影响,这样我们才能迈上一个新的台阶,有机会转型升级。这是改革红利。

改革的核心是什么?不要指明如何划定市场和政府之间的界限。没有人说清楚。张军说,公平的竞争环境是改革的核心问题。

对国有和非国有企业、准入、融资和国有企业本身的不公平待遇问题都应纳入这一框架。

中国需要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这样不良企业,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非国有企业,都可以被淘汰出局。

与此同时,鼓励更多创新型企业崛起也是有基础的。

张军说,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仍然很高。

如果新一轮改革能够创造更好的公平竞争环境,释放企业活力,中国有望在未来10年保持快速增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