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香港立法会辩论警方处理占中战术

中国香港立法会于十月十六日进入续会第二天,继续就政府及警方处理公众集会的方式进行休会辩论(林信照片)。RFA于10月16日续会第二天进入中国香港立法会,继续就政府和警方处理公众集会的方式进行休会辩论(照片由林信拍摄),并于10月16日续会第二天进入中国香港立法会。继续暂停关于政府和警方处理公众集会的辩论(照片由林信拍摄)在中国香港被占领后的过去三周内,反占领活动人士、警方和示威者多次发生冲突,媒体已抓获数名涉嫌殴打抗议者的警察。

在这方面,中国香港立法会周四继续就政府和警方处理公众集会的方式进行休会辩论。

同一天,为了抗议警察对示威者的暴力对待,10名民主区议会成员辞去了区议会打击犯罪委员会成员的职务。

中国香港立法会于星期四复会。会议继续讨论政府和警察如何处理公共集会。

会上,几位议员批评警方滥用暴力。公民党的陈家洛说,在他听到警察说这是光明正大的前一天,第二天他看到警察把示威者拖到阴影里并踢他们。

他补充说,保安局局长李冬果指称胡椒喷雾只会带来短暂不适,这是不正确的。

他质疑当局是否进行了全面的医学观察,并认为不应说这不会对公众产生很大影响。

工党的何秀兰议员批评政府纵容和纵容警察对公民使用暴力,并认为政府只有依靠暴力才会损失更大。

她还批评警方拘留了出国留学思想的召集人黄之峰,同时还因谋杀和纵火罪被拘留。

然而,民建联的梁志祥说,看过黄飞鸿电影的人都知道雨伞是攻击性武器,会伤人。

至于被指控实施暴力袭击的空中示威者,梁志祥说和平只是一种幻觉,因为一些警察说他们被踢了一脚。

新民主党叶刘淑仪(Regina Ip)认为,当前形势是由政治造成的,警察不应该被当作目标。

她相信绝大多数公民都是和平的,并不怀疑他们的动机。

丁先生是一名示威者,他正在旺角被占地区观看立法会会议的电视转播,周四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他在电视上看到警方涉嫌与三合会合作拆除路障,并对市民施以暴力,所以他决定留在被占地区。他不同意创始成员为保卫警察所做的声明:警察移走了路障,但他们说他们没有清除路障或赶走我们。然而,在他们拆除路障后,他们把我们赶走,说汽车被允许通过。占领区发生了许多争吵,甚至打架。所以我不满意。市民和学生继续在一起。

同一天,10名民主党成员抗议警方涉嫌虐待私刑和殴打示威者,并决定辞去区议会区扑灭罪行委员会成员的职务。

立法局议员涂谨申也是油尖旺区议会议员,他质疑至今没有人被捕,并相信警方和市民不再合作。

就像彩票是可靠的一样?刚刚辞去上述公职的民主党区议员黄李昌在立法会外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的辞职是为了给警方一个严厉的警告:昨晚我在电视上看到七名警察殴打一名示威者的画面。作为一个打击犯罪委员会,我感到非常惭愧。我们的任务是打击犯罪,但是当我看到警察殴打没有反抗的抗议者时,我想我再也不能与警察合作打击犯罪了。

继六家媒体工会谴责警方暴力侵害记者和践踏新闻自由的声明后,中国香港的四家在线媒体、独立媒体、兴业社会记录协会(SocREC Social Records Association)、社交媒体和当地新闻也在周四发表联合声明,称记者被拖进警察队伍,拳打脚踢近30秒,他们的眼镜、头盔和眼罩被打掉。另一名警察在没有警告的情况下向记者脸上喷了几次胡椒喷雾。

警方要求警务处处长解释事件,以确保中国香港的言论自由不会被警方践踏。

此外,无线新闻部的一组记者不同意管理层关于警方清理新闻方法的公开信,至少80名员工在周四签署了这封信。

他们说,他们对管理层删除示威者被拳打脚踢的叙述感到非常不安,因此签署团结声明的记者和编辑希望向观众提供客观的报道。

长期控制着电视台新闻部的袁志伟在1990年6月4日之后专门访问了李鹏,并带着温暖的微笑握手。这是香港新闻在中国历史上的经典场景,因为他是6月4日之后第一个与李鹏握手的记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