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毅:中国香港的新情况和衰落趋势

一片叶子落下,一个人知道秋天。

一滴水覆盖了整个蓝天。

法官认为许石人是历史上最好的政务司司长。毫无疑问,郭炳江是一个好人,他行善却不求回报。陈菊源是一名忠诚可靠的员工,已经服务了40年。关雄生家人的求情信号感动了法官。

法官如此高度赞扬被判刑者是罕见的。

至于新鸿基地产,必须承认该公司在公众心目中有良好的过往记录。

为什么这些人和公司有如此严重的腐败案件?许仕仁被判七年半监禁。法官下令将关雄生移交的1118万元返还给政府,但郭炳江移交的850万元不予返还。

这1118万只不过是蓝天上的一滴水。

许仕仁辩称,时任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副主席廖晖把钱给了他。

许仕仁曾经对廖晖说工资不够。廖晖说“看看怎么帮你”。廖拿到钱后亲自告诉徐,“我已经帮过你了,别花那么多钱。”

因此,这1118万英镑是交给中国香港政府还是交给中国政府,还是由中国政府交给北京,还有待澄清。

法官说,虽然郭炳江没有协议和附加条件给予850万拉法埃尔惠,但他不会天真地认为没有协议就不会有新土地的优惠待遇。

同样,廖晖给惠士仁1118万元时,也没有协议,也没有附加条件。但是,我们怎能天真地认为,没有协议就意味着特区政府的高级官员不会更听话呢?中国有句古话:“如果你吃了某人的嘴很短,你就牵着他的手。”

我太了解这个了。

如果1000多万元来自普通的私人礼物,以慧石人的聪明才智,他是不敢接受的。但是,负责中国香港的北京高级官员会有什么问题呢?这笔钱可以接受,但必须接受,因为接受它意味着你接受这个支持者,而不接受它意味着拒绝它。

“钱进入中国香港”支持中国香港的亲共产主义政权和当权派,就像廖晖给许实钱一样。它不是按照《基本法》关于中央政府与特别行政区关系的规定行事,而是无条件、无条件、无协议地用横盘暗中支持隐藏的金钱。一方面,它成为你的支持者,另一方面,如果有必要,它可以帮助你被网住。

这种黑人社会主义策略可以追溯到选举种植、人民种植、蛇食和做蛋糕、培养爱心领袖的军队以及金茂才的反金钱示威。

中国香港的许多人不关心政治,或者找借口说他们不懂政治,或者让食物、旅行和游戏比天堂更重要。

但中国香港的腐败与公民无关吗?政府和商人几乎被迫勾结,把成本转嫁给市民,这与我们无关吗?回归初期,ICAC还调查了中国旅行社董事长的腐败问题。从那以后,中国大陆的腐败现象越来越严重,在中国香港上市的国有企业似乎消失了。此前,刘金宝和宋林都在去年曝光了自己的腐败行为。

汤显明和官员一起娱乐、吃饭、喝酒和送礼。为什么他在其他国家没有机构?居住在美国的内地经济学家、该国福利彩票推销员何庆莲指出,近年来,中国香港内地的洗钱活动越来越猖獗,但被判洗钱犯罪的人数却有所下降:2010年为360起,2011年降至246起,2012年又降至166起。这两年没有数据,估计更低。

为什么?尽管ICAC出现了倒退,但首席诈骗犯仍不满意,于是谭朱晖被任命接替史祖祥担任ICAC腐败报告咨询委员会主席。

谭先生早年担任交咨会主席时,曾爆发利益冲突丑闻。他有不良的诚信记录和强烈的亲共产主义色彩。她取代了对工作不偏不倚的石祖祥。ICAC不仅将不再能够与它喜欢的官员核对,而且还将成为梁振英打击持不同政见者的东部工厂。

我们不妨回顾一下回归后市民政治权利的变化:区议会从全部直选掺进了委任议席,临时立法会废除劳工集体谈判权,恢复多条公安恶法,杀了民选市政局和区域市政局,由三司统领各局改为各局向特首负责的问责制,功能组别选民从回归前的一一五万下降至二十四万,立会分组点票等于让议员提案功能作废推廿三条,推国民教育,意图废除查册,抑制港视,拆天星皇后,加紧与大陆融合搞无实际用途的超支高铁和新界东北发展,财委会吴亮星事件在政治权利不断被侵凌和自由法治流失之下,必然引致中国香港人特别年轻一代的本土化和激进化的抗争。我们可能记得回归后市民政治权利的改变:区议会与所有直接选举的委任议席混合在一起;临时立法会已废除工人集体谈判的权利;恢复了一些严厉的公共安全法;当选的市议会和地区议会被杀害;这三个部门已被问责制取代,每个局向行政长官负责;功能界别选民人数由回归前的115,000人下降至240,000人;立法会分组计票,相当于取消议员提案的功能,推动国民教育。财经委员会的吴亮星事件,目的是要取消寻书、取缔香港电视、拆除星后、加强与内地的融合,发展没有实际用途的高速铁路和新界东北,在不断侵犯政治权利、侵蚀自由和法治的情况下,必然会导致香港年轻一代在中国的本土化和激进化。

回应是强化香港政策。

最近,中国香港受到了澳门驯服的教训。有必要向澳门学习:维护中央政府的权力,制定23项立法,消除所有独立舆论的声音,最终任命中国大陆最高级的行政官员和受过良好教育的根深蒂固的人。

如果独立命运的自由意志可以这样被压制,如果正直的人可以这样被扭曲,如果文明可以这样被淹没,那么中国的香港人将会无愧于我们在法治下培育自由的百年历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