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么定了。康科迪亚的利润累计达119亿英镑,或退休至28亿年

刘春燕深圳、7月8日,A股迎来灰色的一天,三大指数暴跌,华泽退、众和退、退市海润集体告别A股,而曾经的白马股康得新因财务造假等问题也或将被强制退市。

康得新的违法行为有多严重?证监会表示,康得新2015-2018年连续四年净利润实际为负,但其四年合计虚增利润119.21亿元;未披露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情况;未披露为控股股东提供关联担保的情况;未如实披露募集资金使用情况。

证监会拟对康得新及相关高管合计处罚337万元,并对部分人员采取终身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深交所也表示将积极配合。

值得注意的是,康得新的御用审计机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近年来频频出事,7月8日,有多家媒体报道,证监会稽查人员披露,康得新审计机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已被立案调查。

而这家会计师事务所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28.79亿元,位列前100家会计师事务所的第四名。

虚增利润119.21亿或面临强制退市7月5日,ST康得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证监会下发的事先告知书。

根据事先告知书认定的事实,公司2015-2018年连续四年净利润实际为负,触及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第四条第(三)项规定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公司股票自2019年7月8日起停牌。

经查明,证监会对康得新涉嫌违法事实定性为以下四点:一是在年度报告中虚增利润总额。

2015年1月至2018年12月,康得新通过虚构销售业务方式虚增营业收入,并通过虚构采购、生产、研发费用、产品运输费用方式虚增营业成本、研发费用和销售费用。

通过上述方式,康得新2015-2018年年报分别虚增利润总额23.81亿元、30.89亿元、39.74亿元、24.77亿元,四年合计119.21亿元;占同期年报披露利润总额的144.65%、134.19%、136.47%、722.16%。

二是未在年度报告中披露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情况。

康得新合并范围内的5个银行账户资金被实时归集到康得集团,实质上系康得新向关联方康得集团提供资金、康得集团非经营性占用康得新资金的行为,构成康得新与康得集团之间的关联交易。

2014年-2018年,康得新与康得集团发生的关联交易金额分别为65.23亿元、58.37亿元、76.72亿元、171.50亿元、159.31亿元,合计531.13亿元;分别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71.75%、120.92%、83.26%、109.92%、88.36%。

康得新在2014-2018年年报中均未披露该关联交易事项,存在重大遗漏。

三是未及时披露及未在年度报告中披露为控股股东提供关联担保的情况。

2016年1月22日、11月14日及2017年1月17日,康得新子公司张家港康得新光电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电材料”)与厦门国际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行签订了3份存单质押合同;2018年9月27日,光电材料与中航信托股份有限公司签订存单质押合同。

前述存单质押合同均约定以光电材料大额专户资金存单为康得集团提供担保。

2016-2018年年报中,康得新均未披露其为关联方提供担保的情况。

四是未在年度报告中如实披露募集资金使用情况。

2018年7月至12月期间,康得新累计将24.53亿元从募集资金专户转出,以支付设备采购款的名义分别向化学赛鼎、宇龙汽车支付21.74亿元、2.79亿元;转出的募集资金经过多道流转后主要资金最终回流至康得新,用于归还银行贷款、配合虚增利润等,变更了募集资金用途。

证监会拟决定对康得新及相关高管给予警告并做出不同程度罚款,合计337万元,其中钟玉作为康得新实际控制人、时任董事长,在康得新信息披露违法行为中居于核心地位,直接组织、策划、领导并实施了涉案违法行为,是最主要的决策者,其行为直接导致康得新相关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的发生,情节特别严重。

此外,证监会拟决定对钟玉、王瑜、张丽雄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徐曙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深交所也表示,如证监会对*ST康得作出上述最终行政处罚决定,深交所将第一时间启动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流程。

年营收28亿的御用会计师事务所瑞华被查千亿市值白马摇身变黑天鹅,引起唉声一片。

首先是股民。

2017年11月22日,康得新股价触及历史最高位26.71元/股(前复权),总市值近千亿元;之后,康得新股价一路狂跌。

2019年以来,康得新延续了下跌趋势,截至2019年7月5日,康得新报收3.52元/股,当日跌幅为1.12%,总市值124.64亿元,较2017年高点已蒸发800多亿元,较今年年初缩水145.88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康得新今年以来共有32个交易日经历了跌停,跌停数位居A股市场第二。

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康得新共有股东155486户。

进入二季度,康得新的债务违约、财务造假等问题导致股价继续下挫,一些股民们只能割肉卖出。

而对于近十个交易日的几乎持续上涨,有分析人士认为是机构在“自救”,但也是末日的狂欢了。

“需要提醒的是,由于康得新违法持续时间长,虚增利润金额特别巨大,预计此案索赔人数、索赔金额可能创下同类案件最高纪录。

由于公司面临强制退市风险,赔偿能力堪忧,预计投资者索赔将是一场‘持久战’。

”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厉健律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厉健律师进一步称,一旦正式处罚公布,事务所将代理投资者起诉索赔。

索赔预登记条件最终以法院认定为准。

记者就相关问题多次致电康得新证券部,但均为“对方正在通话中”的声音,未能得到回复。

事实上,在财务造假过程中,另一个重要角色是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简称“瑞华”)。

2012年以来,瑞华一直是康得新的“御用”审计师,2015-2018年,康得新连续四份年报中,瑞华对2015年、2016年、2017年报均出具了“标准的无保留意见”;只有2018年年报出具的是“无法表示意见”,而此时康得新已经深陷危机,外界对公司的财务造假质疑已经此起彼伏。

时间跨度如此之长、金额如此之大的造假,为什么瑞华此前一直不声不响?厉健律师表示,如果“守门人”勤勉尽责,康得新财务造假大案不至于四年以后才案发,更不至于虚增利润高达119亿元。

案发原因是15.5亿超短融无法兑付,进而引起监管关注和介入,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作为“守门人”直到今年4月份才敲响一记警钟,可惜已经太迟了。

近几年,瑞华频频出事,多次收到证监会罚单。

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1月4日,瑞华在对华泽钴镍2013年度、2014年度财务报表审计过程中未勤勉尽责,出具了存在虚假记载的审计报告,证监会依法对其没收业务收入130万元,并处以390万元的罚款。

此外,在对2016年的键桥通讯、2017年的亚太实业财务报表审计中,瑞华因为未勤勉尽责,被证监会整改、处罚。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7月8日,有多家媒体报道,证监会稽查人员披露,康得新审计机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已被立案调查。

记者从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网获获悉,瑞华会计师事务所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28.79亿元,位列前100家会计事务所的第四名,其中签证业务实现26.09亿元,非签证业务为2.69亿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