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普选”是不可能的——对香港人要求的强硬回应

上周末,中国官方媒体发表社论称,“双普选”是中国香港反对派和激进分子的最终愿望,也是打着“民主”幌子的“反华混乱”的明证。

与此同时,中国香港的示威者也继续坚持“五个要求,一个必不可少”的立场。

中国香港的示威者在中秋节晚上在狮子山举着一面旗帜,要求实现真正的双重普选。

上周末,中国官方媒体发表社论称,双重普选是中国香港反对派和激进分子的最终愿望,也是香港打着民主幌子出现反华混乱的明显证明。

与此同时,中国香港的抗议者也继续坚持这五项要求,其中一项是不可或缺的。

题为“民主的真正含义是什么”的评论写道:自事件发生以来,反对派和一些激进分子提出了五项要求,最终要求是实行双重普选。

但事实上,他们想要的不是稳定的民主,而是激进的民主。造福中国香港的不是民主,而是符合自身利益的民主。不是中央主权下的地方行政区的民主,而是避免中央主权的独立政治实体的民主。

评论说抗议者的要求不仅不符合民主的真正含义,而且触及了三条底线。

北京方面表示,所谓的“三条底线”绝对不允许任何危害国家主权和安全、挑战中央政府权威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权威、或利用中国香港渗透和破坏大陆的活动。

9月3日,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发言人杨光明确表示,中国香港的普选制度必须始终坚持一个基本原则,即必须符合中国香港的政治地位。

他们(反对派)所希望的,是一个超越《基本法》和NPC常务委员会有关决定的普选制度,选出一位可以代表他们的立场而不对中央政府负责的行政长官,从而为他们夺取中国香港的最高管治权力铺平道路。

他还说,那些有这种想法的人算错了。

尽管北京的官方语气越来越强硬,但中国香港的抗议者周末也提出了另外五项要求,缺乏一面不可或缺的旗帜来表明他们坚持到底的决心。

《基本法》中虽明确规定双普选是最终目的,但在如何以及何时实现这一最终目标方面则语焉不详,这也就为日后旷日持久的争论和危机埋下了伏笔。虽然《基本法》清楚订明双重普选是最终目标,但不清楚如何及何时达到这个最终目标,这已为日后的长期辩论及危机奠定基础。

中国香港政治学家郑宇硕告诉德国之声:中国香港直接选举行政长官和立法会议员是自然的要求,因为这是一项基本人权。

然而,最近3个月有关《中国派遣条例草案》的争议,令在中国的香港人认识到,他们必须有一个由香港人选举产生并向香港人负责的行政长官,一个只会服从北京的行政长官是不会保障香港人在中国的利益的。

这也是这场危机给中国香港人的最大教训。

自22年前主权回归以来,中国香港一直在实施一个更加复杂的选举制度。

举例来说,现任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是由来自不同界别的1200人组成的选举委员会选出的。立法会半数席位由普通选民直接选举产生。另一半席位称为功能组别代表。

郑宇硕说,在中国香港的普选问题上,中央政府一直拖拖拉拉,声称只有在条件成熟时才能实现双重普选,但拒绝解释什么是成熟条件。

郑宇硕认为中国香港是一个发达的国际大都市。显然很难说服香港人以不成熟的条件为借口拒绝普选。

1997年中国香港回归中国后,关于实现民主和直选的争论从未平息,中央政府和港、中民主派在这个问题上的分歧日益明显。那么,在普选问题上,双方有没有可能和解呢?郑宇硕教授对此并不乐观。

他说:即使是中国的香港民主运动成员也知道,在可预见的将来,北京不会给予香港人民主权利。

然而,香港人在中国的基本感受之一是,我现在仍有机会表达我的要求,明天甚至可能没有这样的机会。

这是目前的普遍心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