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割腹埋针勒索门诊60,000元

大学毕业的医生和大专毕业的医务人员都是武侯区一家诊所的医生。他们通常会被其他弟子所匹配。

然而,两位医生进行了一次罕见的医疗诈骗案:在“小哥”去双流一家民营医疗机构的门诊部a做阑尾手术后,“老哥”切开伤口,将一根一英寸长的手术针插入腹部。

然后,他们把省人民医院拍的x光片拿到门诊部“赔偿”6万元…1月3日晚,在门诊部主任甲报警后,双流县城关派出所迅速将两名涉嫌诈骗者带走。

记者昨天从警方获悉,“老大哥”阿华(化名)和“小哥”阿华(化名)被捕。

据报道,这种医疗欺诈仍是我省首例。

两名受过高等教育的医生剖腹埋针向门诊部勒索6万元。两个人勒索我们。“我是双流县甲门诊部的负责人。从昨天开始,门诊就有两个人骗了我们,说我们给他做手术的时候在他肚子里留了一根手术针,要我们拿6万元……”1月3日晚上9点左右,双流县城关派出所响起了报警电话。

接到警察后,两名值班警察来到了a门诊部。

这时,两个年轻人,一个高一个矮,仍然坐在诊所办公室里叫嚷着要钱。

诊所主任谢先生做了简要介绍后,两名警察立即“邀请”这两名年轻人进入警车。

警察对病人因骗钱而接受手术感到惊讶。一个叫阿刚的高个子年轻人,34岁,来自四川省安县,大学毕业,是成都武侯区一家诊所的医生。这个矮个子男人叫华,25岁,来自资阳丹山镇,他和阿刚在同一家诊所当医生。

阿华拿着一个x光袋和一份省级医院的x光报告。

他指着x光片上一个明亮的标记,告诉警察:“这是医生留在我胃里的手术针!”经过一个小时的与警察的“搏斗”,华最终输掉了这场战斗,他惊讶地说,“我过去常常在门诊部做阑尾手术,以骗取门诊部的钱。

“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爱荷华州对一家诊所的欺诈行为进行了全面的描述。

2005年12月,华进入成都武侯区的一家诊所当医生。他和这里的一个医生,一个帮派关系很好。

阿华患有慢性阑尾炎,已经服药很长时间了。一伙人很快就知道了。

进诊所不到一个月,阿刚找阿华商量:“有机会我们找个有名气的诊所,你去做阑尾切除手术后,我再将手术针放进你的肚子里,以此骗医院的钱。进入诊所不到一个月,阿刚就咨询了阿华:“我们有机会找到一家著名的诊所。你做完阑尾切除术后,我会把手术针插进你的肚子里来骗取医院的钱。

“两人一拍即合,开始寻找目标。

2006年9月25日,一伙人陪同阿华去双流一家阑尾切除术诊所。

手术后14天晚上,阿刚在他工作的诊所为阿华做了一次“放针手术”。

阿刚重新打开了华阑尾的切口,并把一根手术针插入了华的腹腔。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只要华稍微移动一下身体,他的腹部就会像刀子一样疼痛。

直到现在,他已经进入拘留中心,手术针还在他的胃里。

今年1月2日早上,华来到省立医院做了x光检查。的确,在华的腹部有一个像月亮一样的弯曲的金属异物。医生判断手术针留在体内。

阿刚和阿华拿着省医院的x光片和x光报告,立即开着Oto车去双流找一家诊所的负责人谢先生要求赔偿。

谢先生真的吃了一惊。他匆匆接过电影,仔细看了几遍。他还要求负责的医生查明情况。

外科医生说,他给华做手术时没有使用这种针,他觉得有些奇怪。

然而,看到谢先生已经很久没有表态了,华理直气壮地说,“就我这个年纪来说,我只有一次手术。谁没有留下你留下的针头?你得赔偿我6万元!”他解开衣服,让谢先生看看:除了阑尾切除术的伤口,没有任何手术的迹象。

谢先生有些吃惊。看到对方有确凿的证据,他答应给30,000元,并要求省医院为华春莹摘除手术针。然而,这两个人认为钱太少了。

谢先生很快将价格提高到42,000元,但阿刚和阿华坚持说,如果没有60,000元,这个问题不会得到解决。

双方直到那天晚上11点才达成协议。

1月3日上午8点左右,华再次去谢先生的办公室要钱。

那天下午4点左右,双方签署了一项协议。

根据协议,门诊将为阿富汗的医疗费用和失去的工作费用共支付6000元。手术切除异物后,将协商其他赔偿费用。

之后,华得到了6000元。

双方签订补充协议,同意门诊甲从2007年1月1日至2008年12月31日每月向阿富汗支付2000元补助,共计48000元。

然而,华要求谢先生立即支付48000元。

在整个谈判过程中,谢先生发现对方只关心钱,不关心自己的身体。此外,外科医生说,医院使用的手术针与埋在腹部的手术针类型不同。他怀疑道:“这样一个受伤的人在哪里?”从那以后,阿华又叫了一帮人来诊所。

谢先生对此事已经心存疑虑。听了华的要求后,他更担心如果他不主动拔掉手术针,麻烦还会继续。

因此,谢先生立即报警。

警方调查后,阿刚和阿华设计的骗局被曝光,两人目前均被刑事逮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