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大学的报告建议下一步降低企业所得税。

管外部环境严峻复杂,今年1至8月的经济数据还是显示出当前核心宏观经济指标维持在合理区间。

日前,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宏观经济月度分析报告显示,2019年一季度实际GDP增长6.4%,二季度实际GDP增长6.2%,连续稳定在6%以上的中高速合理区间。

此外,外汇储备连续维持在3万亿美元以上,稳定的外汇储备给进一步扩大开放的政策增加了底气。

“实质性减税降费可以作为重要的积极财政政策工具,激发微观活力。

现在已经从增值税、社会保险费等方面着手,还应该从所得税角度拿出实质性的动作,接下来,应进一步下降企业所得税。

”人大国发院教授尹恒表示。

重视“六稳”在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戈表示,“社融是我们所有经济活动的先行指标,货币先于实体经济,2-3年供给侧改革之后,近期我们把‘去杠杆’从政治局文件里去掉了,但现在的现实情况是,货币和社融要企稳不是很容易,这也对制造业低迷产生了影响。

”7月份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到,要下更大力度维持“六稳”。

9月4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也提出,要更大力度维持“六稳”,所以,维护宏观经济稳定运行是当务之急,特别是面对8月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财政政策、货币政策成了至关重要的工具包。

“我们认为,财政政策现在要更加主动,要提力增效,真正形成实实在在的工作量。

宏观调控来看,见效最快的是政府的投资,政府主导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投资,这是最能够很直接见效的。

现在国家发改委很关注这个事情,准备项目库,能够实实在在增加有效供给,也有比较好的效益项目,尽快形成实质性的工作量,看能不能对我们的经济投资形成依托。

这里要避免的是为刺激而刺激,财政政策里的财政项目,应该强调惠民生、稳就业的功能。

”尹恒说。

进一步减税降费在尹恒看来,所有政策工具中,减税降费应当是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从财政政策到货币政策,激发民间投资是个重点,这可能见效不是那么快,但如果现在不立即着手,到未来会更加难做。

激发民间创业或企业自主投资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减税降费,减轻企业负担,给企业松绑。

”尹恒说。

据了解,人大国发院课题组最近对以增值税减税、社会保险费降费为核心的实质性、普惠式减税降费效果进行了模拟。

结果显示,以增值税减税3个百分点为例,制造业总产出、总就业增长率明显,分别为4.30%、7.07%。

报告显示,回顾2008年到现在,以2016年为分水岭,减税降费可以分为两个阶段。

2008年-2015年的减税降费是“结构性的减税降费”,主要用税收政策工具调结构,调产业结构、调消费结构、调需求。

在这一阶段,税费是有增有减的,并不是一味在降。

2016年至今,结构性减税降费应该发展成为全面的,通过营改增,政府收税来使得企业获得实质性好处。

“比如,去年我们将增值税税率由17%档的调到16%,把11%档的调到10%。

今年减税降费已经发展到了实质性减税降费阶段,特别是去年经济工作会议以后,今年上半年就拿出了很大的力度,一方面作为国家税收主体的增值税,在16%的基础上进一步下降3个百分点,调到13%,对于服务业所享受的增值税税率10%进一步下降了1个百分点;另一方面,今年不仅仅对增值税有大幅度削减,对企业的费也有很大力度的措施。

”尹恒表示。

报告建议,近期减税降费在政策选择上,可以降低企业所得税率;放宽固定资产折旧规定,缩短企业所得税法规定的固定资产折旧年限;免征小微企业所得税;全面清理各类涉企收费和政府性基金,切实降低企业非税收入负担。

同时,还需妥善处理减税降费造成的支出压力,维护财政稳定。

此外,完善分税制财政体制和完善地方税收体系,推进税制结构的优化,提高直接税的比重,这样才可能使创业的企业家能轻装上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