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三角洲的许多地方都有一个小小的退房高峰。

上海报道称,随着房地产市场陷入深度调整,长江三角洲一些城市出现了一波小小的退房高峰。

根据杭州透明售房网的最新数据,截至8月19日,杭州8月份退房63例,而杭州7月份退房达到128例。

8月17日,南京市房管局公布的退房名单显示,8月份退房数量从41人增加到50人,创下今年新高。

然而,在库存压力很大的常州,结账也比往年有所增加。

此前,常州市房管局披露的退房信息显示,大型高端住宅经历了集中退房。

“退房的原因相当复杂。尽管房价下跌引发了一些购房者的退房,但与2008年的退房潮不同,今年银行信贷继续收紧,购房者无力贷款也是退房的一个重要原因。

“第一太平洋戴维斯中国研究主任简·唐珂告诉记者。

一些购房者很容易因降价和退房行为而与降价挂钩。

然而,在南京市房管局官方网站“网上房地产”最近公布的退房名单中,确实有一些房地产项目正在出售。

在这张退房名单中,南京江宁区伊尹东城的四家拍卖行被退回。

根据南京房地产网披露的数据,伊尹东城的四套套房均为面积小于100平方米的房屋,合同价格在10,300元至10,800元/平方米之间。

来自南京365房产家庭网的信息显示,伊尹东城8月13日的最新销售报价仅为8000元/平方米,较之前的价格下降了约2000元/平方米。

此外,位于江宁区的龙湾花园也收回了房屋。

据了解,龙湾花园是该项目在房管局的注册名称,该项目的对外销售房产名称为新城九龙湖。

8月18日,随着“极光行动”的推广,销售开始了。二期10号楼93,98平方米房屋销售起价为14,900元/平方米。打折后,平均价格仅为16,000元/平方米。

根据365家房地产家庭网络数据,5月份房地产平均价格约为17,500元/平方米。也就是说,目前的售价比以前低了大约1500元/平方米。

相比南京,杭州部分楼盘因降幅更大,退房现象更为明显。

在退房名单中,最引人注目的项目是位于下城区的“狂野之风现代中心”项目。

据杭州透明售房网报道,截至8月19日,杭州叶枫现代中心8月份共退房10套。

7月,该建筑的退房数量达到22套。7月3日的一天,11套公寓被归还。

该项目遭到大规模检查,或者与价格暴跌直接相关。

根据Soufun.com提供的数据,2012年初叶枫现代中心的价格约为2万元/平方米。去年八月,价格升至31000元/平方米。

从那以后,由于杭州市场的交易逐渐萎缩,该建筑的销售价格也开始下降。今年1月,房价从3.1万元/平方米下降到2.8万元/平方米。

“目前,我们对已批准的现有酒店式公寓提供每平方米29,000元的特价。现在它的价格是每平方米22,000元,有各种各样的房间出售。

“叶枫现代中心的一名推销员告诉记者,这栋大楼的促销活动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

“的确,有些人是因为价格因素才退房的。

然而,一些购房者现在认为价格已经触底,是时候触底了。

对我们来说,降价是取得销售成果的方法之一。

”售货员说。

业内人士表示,虽然今年长江三角洲城市的退房量有所增加,但与2008年的退房量不同。

2008年,广州、深圳、上海、杭州等地房价暴跌,引发大规模退房潮,部分项目退房率甚至超过30%。

持续收紧贷款的致命性虽然房价下跌导致一些购房者食言,决定收回已签约的房屋,但这并不是增加退房现象的唯一因素,退房是由于贷款困难造成的,贷款也占了很大比例。

“在安徽省合肥市,一些已经售出的房子已经开始退房,因为购房者已经两三个月没有收到抵押贷款了。

“住房和建设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秦红早些时候在一个论坛上表示,这意味着信贷紧缩确实影响了买房愿望的实现。

然而,在南京公布的结账清单中,一些商品的价格与前期相比并没有降低。

例如,江北浦口区龙狮福田区共有4套房屋在8月份被归还,其中一套82平方米的毛坯房合同价格约为9000元/平方米,而同一房型的平均售价为9600元/平方米。

“购房者买了第二套,第一套的房价还没有付清。

从购房者的收入来看,他们实际上可以负担两套抵押贷款,但他们对此无能为力,经营几家银行也没有结果。

因为责任不在买方,没有办法,我们只能和他签订退房合同。

南京龙符房地产公司销售部的杨女士告诉记者。

贷款问题导致的“被动”退房情况并非如此。

退房名单中的“南京金轮星塔”目前的价格为每平方米12,000-13,000元,每平方米70平方米。

但是,该房产的供应量为80平方米,合同价格为11300元/平方米。

对此,南京崔飞金轮房地产有限公司市场部的施女士表示,买家已经去了很多银行,要么等待信贷指标,要么干脆被拒绝贷款。

如果你不贷款,也可以全额支付。

然而,对于买家来说,全额支付仍然有点困难。

“承认房屋和贷款的政策将许多购房者拒之门外。

然而,如果合格的买家没有付清第二套房的房价,他们很难借钱。

对于像我们这样的小型住房企业来说,银行在提供信贷指标时相对落后,只能排队。

有时,因为信用指数很长时间无法达到,一些买家只能退房。

”南京海启房地产公司的一位人士说。

戴德梁行杭州南京总经理唐耀光指出,在放宽购买限制的背景下,未来因降价而退房的案例数量可能会减少,长期实施的贷款限制政策更具破坏性。

“没有信贷支持,市场很难真正复苏。

对于面临巨大库存压力的城市来说,房地产市场要走出低谷,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唐耀光说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