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已经发布了一份敦促税收优惠的文件,或者将在明年早些时候对医疗保险进行重大改革。

在国家一级,很少为一种保险出具单独的文件。

11月17日,在国务院发布《新国家十条》三个月后,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加快发展商业健康保险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首次对商业健康保险进行了顶层设计。

该意见不仅延续了以往保险“新国十条”的内容,还首次提出商业健康保险应在深化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发展卫生服务业、促进经济质量和效率提升方面发挥“新生力量”的作用。其基本目标是通过财税政策和产业政策的指导,到2020年大幅提高商业健康保险支付在医疗总费用中的比例。

“据估计,中国的商业健康保险行业将很快出现一波建设浪潮,不仅包括营业执照的增加,还包括保险类型的丰富,相关服务的增加,以及健康产业链的扩展。

”华融证券分析师赵莎莎指出。

医疗和保险合作的协调商业健康保险的重新定义让业界大吃一惊。

认为商业健康保险是商业保险机构为健康原因和医疗行为造成的损失支付的保险,主要包括医疗保险、疾病保险、伤残收入损失保险、护理保险及相关医疗事故保险、医疗责任保险等。

“根据中国保监会2006年发布的文件,健康保险分为四类:医疗保险、疾病保险、伤残收入损失保险和护理保险。这次增加了医疗事故保险和医疗责任保险。

南开大学经济学院风险管理与保险系主任朱明来告诉记者。

据报道,医疗责任保险传统上是由财产保险公司经营的,那么为什么责任保险应该被添加到健康保险,一个纯粹的个人保险业务?朱明来解释说,从传统医疗和疾病保险的角度来看,保险公司和医院在利益方面玩游戏。医院开处方和分配费用,保险公司管理处方和控制费用。在理赔过程中,保险公司很容易与医院发生冲突。他们认为诊断和治疗费用太高,而且有许多不合理的费用和大处方。然而,由于他们对自身安全的要求,医疗事故和医疗责任实际上是医院长期以来希望得到保护的。因此,纳入责任保险有利于保险公司和医院之间未来合作的协调。

此外,保险公司和医院之间的关系预计是透明的。

《意见》指出,在推进医疗保障服务体系完善的过程中,商业保险机构应得到推广和规范,承担城乡居民大病保险。稳步推进商业保险机构参与各类医疗保险经办服务;完善商业保险机构与医疗卫生机构的合作机制,特别是“有效降低不合理医疗费用”和“加强商业保险机构对定点医疗机构医疗费用的监督、控制和评估”。

朱明来认为,无论是大病医疗保险还是基本医疗保险,保险公司的一个重要价值体现就是通过其专业技术水平和利润评估机制,尽可能降低不合理的费用和成本。因此,有意愿监督医疗机构不合理的医疗费用。如何有效地发挥这种意愿,关键在于充分利用、分析和评价现有数据,建立完整的专业管理体系。

然而,业界一直认为这一愿望难以实现,最大的原因是我国公立医院的实力和垄断性。

“过去,保险公司无法在与公共医疗机构合作进行重大疾病医疗保险时充分共享健康数据,无法控制产品定价过程中的风险,也无法干预诊断和治疗过程以控制最终医疗成本。

”赵莎莎说道。

在对这份文件的解读中,一些业内人士已经开始看到医疗机构的强势地位将会松动的希望。他们认为,未来商业保险与大病保险和基本医疗保险的深度融合将意味着透明度,不能插针或泼水的医疗机构将不再是铁板一块。

“这是保险业未来的一项重要工作,也要求政府在未来的文件中明确商业保险的监管、控制和评估机制。

朱明来认为,社会保障是对医院进行法律监督的政府机关,但保险公司只是经营实体。如何使医疗费用的监督、控制和评估成为商业销售合同中的政策性事项和固定格式,需要进一步改进。

税收优先权政策预期对于商业健康保险,行业最期待税收优先权政策的进一步澄清。

在完善财税支持政策方面,《意见》提到“落实和完善企业为职工缴纳补充医疗保险费的企业所得税政策”,但没有明确提出个人税收政策优惠。

然而,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如果速度很快,明年初可能会出台相关计划,“保险业协会目前正在研究养老金的税收延长和健康保险的税收优势。

健康保险的税收优势是税前扣除个人所得税,不是递延,而是有一定的数额。事实上,健康保险的研究和规划比养老保险更为成熟,因此不应迟于养老保险税。

”他还坦率地说,事实上,对于消费者来说,健康保险税收优势的形象比其真正的意义更有意义。关键在于增强健康保险意识,今后将更加重视鼓励员工享受税收优惠。

记者了解到,企业为职工缴纳的补充医疗保险费的企业所得税可以税前缴纳,但全国各地税务机关不太支持,采取先退后补的方式,基本上没有落实。

然而,不管税收优惠政策的进展如何,保险公司对健康保险市场的热情日益高涨。

“现在很多财险公司都蠢蠢欲动,对健康险非常感兴趣,认为以后车险费率市场化后利润越来越薄了,意外健康险是一个不错的发展趋势。“现在许多财产保险公司都渴望对健康保险感兴趣。他们认为汽车保险商业化后,利润会越来越少。意外健康保险是一个良好的发展趋势。

”朱明说。

然而,健康保险市场显然不仅是一个产品销售问题,而且是一个产业链的构建。

记者注意到,该意见不仅鼓励社会资本如卫生服务行业资本和外资健康保险公司投资建立专业健康保险公司,还鼓励商业保险机构通过投资新的建设建立医疗、社区养老、健康体检等新的服务机构。

由于医疗机构的成本风险无法控制,监管部门早在几年前就建议鼓励保险公司设立医疗机构。然而,在目前有利的条件和有利的条件下,越来越多的公司最近开始采取行动,如平安健康、昆仑健康、新华保险、中国人寿保险等纷纷进入健康管理行业。PICC选择与康美制药联合建设健康管理平台,并斥资10亿元购买北京大学医疗产业基金优先股权。今年6月,阳光人寿投资阳光和谐医院有限责任公司获批,成为保险公司投资设立医院的首例。最近,也有消息传来,保险基金对民营医院的直接投资即将突破,一家大型保险公司首次单独投资高端妇幼医疗机构。

“世界上专业健康保险公司的最大特点是他们将设计一个完整的成本控制系统。双方必须坐下来讨论这个问题。谈话的前提是保险公司应该了解医学。

事实上,投资医院是一个实验领域。保险公司可以逐步渗透到医学领域,掌握基本信息和数据,提高未来的谈判能力。

”朱明来指出。

赵莎莎还预测,很快大数据资源和信息技术的程度将成为健康保险公司构建核心竞争力的最佳途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