扩张的种类和时间表有所不同。目标价格补贴试点将推迟扩张。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将不会扩大目标价格补贴试点,主要总结当前棉花和大豆的试点经验。

“1月13日,一位接近相关部委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据悉,暂停扩大试点的原因是一些操作问题,但试点未来扩大的方向没有改变,高度依赖国外的农产品将成为下一个试点的品种。

去年12月28日,延期被推迟。在“2015年清华农业、农村和农民论坛”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民族宗教委员会全国委员会副主任、原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杜英表示,自2014年开始实施的棉花和大豆目标价格直接补贴今年不会扩大,但仍将在2014年试行。今年工作的重点是组织好试点工作,总结好经验,为今后扩大试点打下坚实基础。

“在扩大目标价格补贴试点的问题上仍然存在一些分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中央农村工作会议都讨论过这个问题,但是棉花和大豆试点还没有完成,地方当局也不能拿出一份完整的总结报告,所以还是有必要推迟。

“1月13日,知情人向记者透露。

2014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完善价格机制,建立目标价格体系。首先,棉花、东北和内蒙古在新疆进行了试点,但同时也明确表示,玉米、油菜籽和糖的临时采购和储存政策将继续执行,大米和小麦的最低采购价格政策也正在执行。

然而,扩大目标价格补贴试点已经酝酿。

去年9月,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开表示,棉花目标价格改革试点范围正准备从新疆试点地区扩大到长江和黄河流域的主要产区。

然而,从决策者透露的最新信息来看,棉花目标价格试点地区无法突破。

杜英说,试点改革只在新疆进行的原因是政府希望棉花种植从黄淮海产区集中在新疆。

“今年棉花的市场价格预计为13500元/吨。新疆主要生产区将根据目标价格与实际价格的差额给予补贴,内陆地区为6300元/吨和2000元/吨。

根据中型地区每亩土地100公斤皮棉的计算,内陆地区的农民可以得到200元的补贴,但仍亏损600元。然后农民们自然会选择明年不种植棉花,所以棉花价格会慢慢回升。

”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兼办公室主任陈锡文说道。

陈锡文说,在目前国际农产品市场价格远低于国内的情况下,内陆地区不适合棉花生产。

运营问题根据上述来源,管理层对目标价格补贴试点扩展的种类和时间表进行了划分。

“那些反对扩大目标价格补贴的人认为,政府应该控制粮食价格,不能完全把它交给市场。一旦粮食价格大幅上涨,政府就没有储备进行调整,这很可能导致恐慌。

”知情人说。

但是,那些支持扩大试点范围的人不同意立即实施,因为扩大目标价格补贴政策有一个过程,不能一次扩大到其他品种。在扩张能够继续之前,试点将在棉花和大豆上进行。

更重要的是,目前的目标价格补贴试点还存在一些操作问题。

杜英以棉花为例说,很难核实棉花种植面积和棉花销售量。“新疆有太多的土地开垦,因此非法土地开垦无法确定,但很难确定它是非法还是合法。”

根据相关规定,60%的补贴基于面积,40%基于销售量,“这太复杂了。”

杜英认为,目标价格政策总体进展顺利,市场定价机制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与中国储备粮、中国棉花储备及其授权机构不同,它实现了多渠道收购。

然而,黑龙江大豆加工企业没有从目标价格试点中受益。

本报记者从黑龙江大豆协会获悉,黑龙江地区规模以上的大豆加工企业绝大多数都处于停工,因为农民捂粮惜售。记者从黑龙江大豆协会了解到,黑龙江地区绝大多数规模以上的大豆加工企业因农民不愿出售粮食而被关闭。

“目前,大豆无法收集。2元是我们每斤的购买价格,但是农民觉得他们的种植成本比这个低,所以他们选择不卖。

“1月13日,黑龙江哈尔滨工业大学石油厂总经理刘宝林告诉记者。

据报道,农民不愿意以低于成本价的价格出售大豆。事实上,原因是农民不知道目标价格的补贴政策。人们不知道他们能得到多少,谁会得到补贴。

黑龙江大豆协会副秘书长汪小玉告诉记者,许多大豆加工企业已经停止工作。主要原因是政策执行部门与市场参与者沟通不够。他们应该和农民多交流。他们应该加强新政策的宣传,使农民真正了解目标价格补贴政策。

事实上,它也可以低于成本价出售,因为国家有补贴的目标价格。

尽管存在差异,但这一趋势保持不变,但已就实施目标价格补贴试点达成共识。

去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要完善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和农业补贴措施。

“临时收储造成了很大浪费,粮食无法实现有效流通。用目标价格补贴取代采购和储存的好处是使企业能够充分发挥生产能力,实现自身价值。粮价上涨不应成为停止改革的理由。

“1月13日,东方埃德加农业分析师马文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据统计,2008年后,小麦和大米的最低购买价格以及玉米和大豆的临时购买和储存价格逐年上升。从2008年到2013年,小麦的最低购买价格上涨了59%,大米的最低购买价格上涨了97%。

杜英表示,由于收储价格高于市场价格,只能由中国储备粮、中国棉花储备等国有企业收购或委托,而加工物流企业等其他市场参与者没有进入市场的动力。

这导致了长期以来粮食储存和棉花储存在农产品流通中占主导地位,农产品市场机制即供求价格调节机制被淘汰。

此前实施目标价格补贴政策的棉花已经从中受益。

杜英注意到,2013年,国内外每吨棉花的差价为4670元,而最新的差价则缩短至2000元。库存压力有所改善,棉纺企业的效益也有所提高。

然而,棉花种植者今年的收入预计会低于去年。

杜英认为,这是过去过快提价必须付出的代价,也是改革的痛苦,但整个产业链都是活的。

“过去,棉花企业无法生存。将来,我认为一些棉农将不得不转向纺纱,而不是种植棉花。总的来说,效果还是不错的。

”汪小玉还认为,加工企业不需要以过高的价格购买。目前,进口大豆价格为3400元/吨,而国产大豆价格为4400元/吨。每吨1000元有差价,市场风险进一步下降。黑龙江加工企业应以与进口大豆相同的价格购买。

“从长远来看,目标价格补贴是方向,市场参与者应该跟随这一趋势。

”汪小玉说道。

上述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下一步目标价格补贴将扩大到高度依赖国外的农产品,这有利于提高农民的种植积极性和加工企业的竞争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