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树清:私人银行不能成为“自动取款机”

银监会主席郭树清(Guo Shuqing)在3月2日国家新办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上,回应《中国证券报》记者的提问,表示民营资本进入金融市场对于实体经济的发展非常必要。然而,私人银行绝不能变成由少数人或少数资本控制的银行,变成自己的“现金机器”,进行相关交易,吸收公众存款用于自己的特殊目的投资。

监管部门积极推进投资贷款联动试点。目前,还没有扩大试点项目的计划。一家银行实际上已经获得了资本。

坚决打击金融混乱的郭树清表示,一些交叉金融产品跨越市场,层层嵌套。底层资产看不到底部,最终流向不明。

这种现象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缺乏监管体系。今后,我们将根据银行业务和风险的新变化、新现象、新特点,参照国际监管标准,全面梳理各种银行业务的监管规则,尽快填写《监管条例》空,及时更新业务和风险发展滞后的监管条例,废除过时的监管规章制度。

他强调,要坚决控制各种金融混乱,把防范和控制金融风险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

银监会将积极参与和全面配合监管协调机制建设,深化与“一行两会”、外汇局等部委的信息共享和统筹协调,完善和完善系统性风险监测、预警和防控机制。

及时弥补监管短板,排查监管体系漏洞,完善监管规则。

深入开展违法行为专项治理,重点整治非法关联交易、转股翻新、隐瞒重大经营管理信息、非法持有银行股份等不良行为。充分发挥监管处罚的威慑作用,促进银行业稳步发展。

完善金融管理业务的监管和建设随着金融混业经营的演进,商业银行在多元化发展的同时也产生了潜在的风险。

在谈到资产管理行业的监管时,郭树清表示,银行、保险、证券、信托和基金等金融机构目前正在开展资产管理业务。

由于监管机构和法律法规的不同,出现了一些混乱,一些基金已经“从真实走向想象”。我们正在研究一种通用的监管方法。

首先,应该达到这个标准,每个人都应该遵守。

在此基础上,机构和行业可以要求更高的标准,从而提高资产管理产品的透明度,消除“影子银行”的“影子”。

银监会副主席曹瑜表示,银行业的资产管理业务主要指财务管理。

截至去年底,商业银行理财业务账面余额近30万亿元,去年为客户创造收入9773亿元。

银监会将进一步完善银行业金融服务监管和建设。首先,它将引导金融产品加大对标准化金融资产的投资。二是要求金融产品与投资资产分别进行管理、核算和核算。三是严格控制期限错配和杠杆投资,不得开展滚动销售、混业经营、期限错配和单独定价的基金池财务管理业务。第四,严格控制嵌套投资,加强银行财务管理对资本管理计划和外包投资的监管,加强渗透管理,缩短融资链。

关于银行业的非信贷资产和表外业务,银监会副主席王兆兴表示,银监会并没有盲目、坚决地反对和阻止银行多元化,而是更加关注其风险。

一是促进银行信贷资金通过信贷等手段进入实体经济,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第二是确保风险可控且透明。第三,根据风险情况,及时做好充足的准备,整合资本,抵御可能的风险。

曹禺在谈到互联网金融风险时表示,在国务院的统一部署下,银监会正在开展互联网贷款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已经取得初步成效。产业基础初步摸清,制度异化趋势逆转,P2P网络借贷行业整体风险水平下降。

接下来,银监会将根据坚持风险底线的要求,进一步完善监管体系,引导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

银监会主席助理杨家才表示,处置非法集资的规定正在修订中,将极大地促进非法集资的处置。

债转股已经实施了400多亿元人民币,作为金融支持去生产和去杠杆化的一项重要措施。这一轮以市场为导向的债转股吸引了各方的关注。

郭树清透露,目前,以市场为导向的债转股已签约4300多亿元,实施400多亿元。

银监会将进一步加强政策支持、工作指导和风险监控,推动市场化债转股取得新成效。

郭树清表示,债转股强调“两个现代化”,一个是市场化,另一个是合法化,没有行政命令或行政谈判。

债转股市场没有行政目标计划,完全基于所有相关方的自愿谈判。

关于银行在债转股过程中对相关股权的处理,银监会副主席王兆兴表示,根据《商业银行法》的相关规定,银行目前有三种方式处理债转股:一是将债权和资产转让出售给资产管理公司。

二是鼓励银行充分利用现有具有股权投资功能的子公司实施债转股。

第三,如有必要,它还将批准符合条件的银行设立专门的债转股实施机构。

现在,已经向国务院提交了一些报告。监管部门对新设立机构的资本和业务范围将有相应的监管要求。

至于商业银行法是否会在下一步进行修订,可能要根据形势的发展而定。目前没有这样的计划。

郭树清表示,成立债权委员会是积极探索多种灵活有效的债务处置方式,坚定不移推进产能削减的好办法。

截至去年,全国已成立债权委员会12836家,涉及信用金额约14.85万亿元。截至去年,全国共成立12836个债权委员会,信用额度约为14.85万亿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