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汇率的根本问题在于定价权。

人民币汇率改革的进程已经开始。

上周,一块石头激起了一千波。

8月11日,中国人民银行出人意料地宣布完善中央平价定价机制,将前一交易日的即期汇率收盘价、外汇市场供求状况和主要国际货币汇率变动作为中央平价定价的主要参考标准。

因此,离岸人民币对美元的即期汇率也下跌了1.87%,这是自1994年官方人民币汇率和市场汇率合并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引发了全球市场的连锁反应。

对于这种汇率下降,不能理解为一般意义上的货币贬值。

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一直是阻碍中国资本账户开放、人民币国际化和货币自主性增强的关键因素。

然而,中国改革人民币形成机制的步伐并没有停止。

早在1994年,中国就开始了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市场化改革,并开始实行基于市场供求的单一管理浮动汇率制度。

汇率改革于2005年7月进行,实行以市场为基础、参照一篮子货币进行调整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银行间即期外汇市场人民币/美元的日波动限制在3/1000。

自那以后,波动性在2007年、2012年和2014年继续扩大到2%。

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一直是困扰货币自主权和定价权的决定性变量。

由于人民币汇率中间价的非市场定价和汇率波动的限制,汇率价格不仅不能真实反映市场供求关系,还使央行因人民币盯住美元而陷入被动困境。

在中美金融货币周期差异巨大的背景下,人民币对美元等货币持续被动升值已成为中国经济无法承受的负担。

因此,打破单边被动升值的“魔咒”,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势在必行。

数据显示,从2005年7月21日人民币兑换成外币到2015年8月10日,人民币对美元升值29.3%,对欧元升值47.98%,对日元升值49.26%。

2015年7月,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和名义有效汇率指数均大幅上升,均创历史新高。

其中,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指数上升4.57%,名义有效汇率指数上升4.88%。

在国际清算银行监管的61种货币中,人民币名义和实际有效汇率分别上升第一位和第二位。

货币升值影响国际价格竞争力并限制经济增长。

特别是在过去一年左右,随着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政策,美元已经与世界其他主要货币分离,人民币跟随美元的升值。一年内,人民币(指数)上涨了15.49%。

特别是人民币对其他非美元货币大幅升值,中央平价汇率与即期汇率之间的偏差相对较大,这使得人民币高估问题更加紧迫。

汇率中间价的调整是汇率形成机制市场化的重要一步,其意义不仅从眼前利益来评价。

从政策效应的角度来看,不可否认的是,人民币中央平价定价机制的改革确实会扩大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幅度,同时弱化人民币对美元的钉住,试图脱钩美元,但这与货币持续贬值有本质区别。

一方面,新的外汇改革政策有利于减少汇率行政干预,提高汇率灵活性,消除“双重制度”(即在中国香港和其他海外“离岸市场”形成的不同于中国内地“在岸市场”的另一种交易规则和汇率价格),使受到严格控制的人民币对市场做出更加敏感的反应。

作为汇率改革的下一步,央行今后可能会扩大合格境外实体进入境内外汇市场的渠道,加强境内和境外市场的联系,促进形成一致的国内外人民币汇率。

另一方面,这一汇率改革也将有助于消除中央平价汇率的政策扭曲,推动人民币和美元的中央平价汇率更接近市场均衡价格。

特别是央行没有持续贬值,而是采取了一次性大幅贬值,充分体现了央行长期被动兑换为短期主动,是对人民币过度升值和回归合理价值的短期修正。

另一个关键问题是,缺乏汇率弹性是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的主要技术障碍。

实质上,如果人民币与美元挂钩,对于非美元和非美元挂钩的国家,特别提款权对其本币的波动性将大幅增加,特别提款权作为国际储备的稳定性将受到负面影响。

这种负面效应在保持人民币盯住美元的同时,将随着人民币进入时间的推迟而明显扩大。

由此可见,走向更加市场化的汇率形成和决定机制也是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的前提和前提。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关于中国“第四条磋商”的年度报告指出,过去一年,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大幅升值,人民币现值不再被低估。

所有改革都将付出风险和代价。

人民币汇率改革的新政策也不例外。

直接影响是货币贬值造成的资本外流和外债风险增加。

数据显示,7月份,中国金融机构外汇账户下降2491亿元,而央行外汇账户下降3080亿元。就绝对外流而言,这两个账户的外汇账户创造了历史上最大的月度外流。

与此同时,人民币快速贬值也大大提高了中国海外债务的风险。

根据2014年底中国外债总额4633亿美元和人民币贬值,中国外债在几天内增加了2300多亿美元。

中国新的外汇改革必须继续获得信誉,而不是短期功利主义。

从货币角度来看,考虑汇率市场的供求和篮子货币的汇率,引导市场预期,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是中国央行的主要目标。中国不会成为“全球货币战”的追随者,也不会允许人民币进一步大幅贬值。

双向波动的人民币汇率长期稳定有利于保持金融资产价格,防止大规模资本外流,控制海外债务风险,降低债务融资成本和负担,稳定经济增长预期。这符合中国当前的战略利益和人民币国际化的长远目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