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文新:股市问央行,利率会失控吗?

最近,媒体密切关注银行存款利率的大幅上升。

据报道,一些银行已经大幅提高存款利率,以争夺更多储蓄,最高可达基准利率的50%。

然而,随着商业银行存款成本的上升,企业贷款利率必然会上升。

我不明白的是,为了降低企业成本,李克强总理多次亲自主持会议,要求各部门降低税费。一年之内,企业的负担减少1万亿元需要半天的时间。

然而,从金融角度来看,贷款利率略微上升了1个百分点,从而抵消了中央政府减轻1万亿元企业负担的努力。更让我困惑的是,金融成本的上升不仅没有停止的迹象,而且是如此明目张胆和正当的。

没有必要做太多的理论解释,央行副行长陈尤鲁也不会解释“不松不紧”,因为事实胜于雄辩。

如果中央银行允许货币市场利率持续上升,所有金融机构的债务成本上升,你会称之为“不松不紧”?这显然是“左转右转”。似乎世界上没有一家央行敢如此“误导市场”,更不用说如此严重地“羞辱市场情报”。金融治理和改革的“目标”非常明确:金融应该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

但是,为什么我们不能在金融方面看到这样的努力呢?如何为实体经济服务?很简单,就是让金融市场产生更多的资本,这样实体经济才能以更合理的成本获得资本。

然而,我们已经看到,中国的金融市场与中央政府的要求背道而驰:在资本金融萎缩的同时,货币套利的规模再次激增。

不是吗?在货币市场利率不断走高而银行存款利率被贷款利率约束的条件下,货币基金美美地玩着“一手放火,一手趁火打劫”的游戏——一个令中国金融市场恶性循环的游戏——用高收益、低风险的宣传吸出银行储蓄存款并诱发银行流动性紧张,银行流动性紧张拉高货币市场利率,货币基金以货币市场利率为基础和银行谈判,并把老百姓的银行储蓄变成高息的同业存款再存入银行。不是吗?在货币市场利率持续上升、银行存款利率受贷款利率约束的情况下,货币基金组织正在玩“一手放火,一手打劫”的游戏——这种游戏让中国金融市场陷入恶性循环——以高收益、低风险宣传吸走银行存款,引发银行流动性紧张,从而推高货币市场利率。货币基金组织根据货币市场利率与银行进行谈判,将普通人的银行存款转化为高利率银行间存款,存入银行。

这难道不是明显的机构套利、监管套利、空转移套利吗?然而,这种套利被称为“包容性金融”。

我真的不明白,这样的“普惠金融”最终会演变成“绑架老百姓摧毁中国经济”吗?我认为这种财务状况非常危险,将货币基金组织的存款余额从100万元减少到25万元是不够的。

因为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一个非常小的基数乘以14亿是一个巨大的数字。

因此,中央银行、银监会和证监会要做好金融管理工作,让金融真正为实体经济服务。他们必须想办法缩小货币市场基金的规模,消除货币金融和资本金融之间的恶性循环,让中国的金融市场产生更多的资本而不是货币投机。

是的,商业银行开始提高存款利率。这是“突破红线”吗?如果商业银行如此肆无忌惮地允许货币市场基金吸收银行存款,而监管机构不给银行倒过来的“十瓶九盖”,那么商业银行将不得不关门大吉。

现在的问题是:存款利率的急剧上升很容易导致存款和贷款利率“颠倒”,这是死亡的标志。然而,允许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不提高利率的情况下提取存款是必死无疑的。

尤其是对于已经失去银行间存款的中小银行来说,危机可能就在眼前。

我该怎么办?提高存款利率将“杀死你”,也许可以持续一段时间,等待市场条件改善。但是,如果存款利率不上调,那么“等死”就意味着立即死亡,所以他们肯定会选择“越过红线”,上调存款利率。

请问央行:这种对存款和流动性的恶性竞争会导致利率失控吗?最近,我看到了许多不恰当的言论。

例如,一些人站起来公开威胁“允许商业银行破产”。

这种说法令人不寒而栗。一方面,它们允许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挤压银行存款,造成巨大的流动性风险。一方面,银行间存款被压缩,中小银行的流动性失去支撑。

与此同时,公众舆论鼓吹“允许商业银行破产”。这是什么?这难道不是一个巨大的系统性金融风险吗?毫无疑问,作为资本市场,股票市场是“储蓄转化为投资的地方”。

目前,货币和金融通货膨胀继续创造一个“金融不现实”的环境,储蓄都变成了货币投机。有多余的产能可以转化为投资吗?当然,股市担心这种情况,并恳求央行努力改变这种情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