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东方航空成为法荷航天的股东,中国南方航空处于尴尬境地

(照片/汪小玉)记者汪小玉在监管政策和风向的变化下,中国两家国有航空公司空中国东方航空公司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东方航空公司)和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在过去两年都迅速引进了外国航空公司空投资。

然而,相比之下,中国东方航空更积极地参与全球航空公司空行业的新一轮竞争,利用其作为中国最佳航空公司空枢纽上海的优势地位。

东方航空公司中国东方航空公司空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东方航空公司集团)、美国德尔塔航空公司空公司(以下简称德尔塔)和法航-荷航集团(以下简称荷航)于7月底宣布新的合作协议,根据该协议,东方航空公司集团和德尔塔将分别购买法航10%的股份,从而使这三家公司成为天合联盟的成员,并在北美、亚洲和欧洲三大航空公司空市场占据重要位置

作为中国东方航空集团、德尔塔和荷航之间一系列交易的一部分,荷航还宣布将以2.2亿英镑收购英国维珍大西洋航空公司空(以下简称维珍)31%的股份。目前,维珍最大的股东是达美航空,该公司在2012年收购了新航空所持维珍航空49%的股份,从而成为跨大西洋航线的强大竞争对手。

这项涉及欧洲、美洲和亚洲三大市场的交易仍需最终得到监管机构和股东大会的批准。然而,不管最终结果如何,它已经显示出一个非常重要的趋势:企业与联盟伙伴之间的合作已经不能满足竞争格局变化的需要,少数航空企业形成更紧密的区域间竞争将成为未来航空空行业竞争格局的主流。

中国东方航空表示,将通过定向增发其全资海外子公司,投资约3.75亿欧元,以实现收购法国荷航股份。同时,它将任命一名法国荷航董事。这项投资也成为中国东方航空公司迄今为止最大的战略投资。

中国东方航空公司在2015年接受了达美航空4.5亿美元的投资,并向对方出售了3.55%的股份。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十年前,中国东方航空未能推出新航空投资计划。

在中国发展最快的中美和中欧航线市场上,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已经与汉莎航空集团及美国联合航空公司建立起广泛而深入的合作,特别是与星空联盟合作伙伴汉莎实现联营之后,在中欧航线上建立起了非常明显的优势,这也是天合联盟系所不愿看到的局面。在中国发展最快的中美和中欧航空市场,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空有限公司与汉莎航空公司空集团和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空公司建立了广泛而深入的合作关系。尤其是在与星空空联盟伙伴汉莎航空实现联合运营后,在中欧航空上建立了非常明显的优势。天合联盟也不想看到这种情况。

如果10年前更多地考虑中国航空企业的投资,以改善其自身的管理和财务状况,那么10年后,在获得国际业务的收获之后,他们意识到全球化已经成为航空空行业生存和更好发展前景的最关键因素。如果他们仍然像以前一样保守,他们将无法享受到这个行业迅速发展所带来的更多好处。

与近年来一直积极收购中小航空公司空股权的阿提亚航空公司空和一直在各地寻找投资机会的卡塔尔航空公司空相比,达美航空公司空一直在进行相对低调的股权投资,但迄今为止,它还在墨西哥、巴西等市场进行了一系列有针对性的收购,同时投资维珍航空公司和东方航空公司,从而在中南美洲、跨大西洋航线和跨太平洋航线建立了利益联盟。

对法荷航的这一投资进一步扩大了其在跨大西洋航线上的市场份额,新联盟的建立实现了上海、巴黎、阿姆斯特丹、伦敦、亚特兰大甚至纽约之间的连接机会,这是一系列欧洲、美国和亚洲主要航空公司空枢纽在此前与天合联盟合作的基础上更加紧密的连接。

联盟的重心转移了?中国东方航空表示,在签署新的投资协议之前,它已经与法荷航保持了多年良好的业务合作和交流关系。未来,它将在天合联盟原有成员联合运营的基础上,进一步巩固和深化相互合作的深度和广度。

根据天合联盟目前在中国的运营深度,福克兰群岛和荷航显然更接近较早加入联盟的中国南方航空。

2007年,中国南方航空公司成为中国第一家加入天合联盟的成员公司。大约在2010年,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和荷兰皇家航空公司相继在北京-阿姆斯特丹航线和法国航空公司在广州-巴黎航线上开始联合运营。

然而,在中国南方航空控股子公司厦门航空空公司加入天合联盟后,这种合作扩大到一个四方合资企业。

相比之下,东航直到2011年才加入天合联盟,直到去年7月才与法国荷航在通往上海、巴黎和阿姆斯特丹的航线上实现三方合资。

事实上,天合联盟在中国同时拥有两家规模相似、直接竞争关系的成员公司,这在航空空的合作中也很少见。

这不仅不利于航空公司空公司之间的业务合作,也给联盟伙伴之间的关系协调带来一系列问题。

“事实上,尽管我们一直说北京、上海和广州的数量级不同,但任何想要在中国找到合作伙伴的联盟都必须更加重视北方。由于地理位置和其他原因,广州的面积无法与之相比。

一名为国有航空公司空工作的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事实上,三地客流的趋势变化也可以反映不同的市场地位。

今年前四个月,从北京、上海和广州到巴黎的路线变化与去年相比分别为9.1%、9.6%和-2.9%。这个数字仍然是基于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和法国航空公司联合运营多年的巴黎航线。

“航空空联盟需要实现利益最大化。关系的距离和亲密度是次要的。他们的目标是哪里能带来更多的好处。这也是天合联盟仍然希望将中国东方航空纳入联盟的主要原因,即使它已经拥有了中国南方航空。然而,中国东方和中国南方有着直接的竞争关系,所以即使与联盟也没有多少合作。

”前述的人说道。

三角洲以前在日本是跨太平洋航线的亚洲节点。当JAL 空在2009年陷入破产危机时,它试图用超过10亿美元的“援助资金”将JAL纳入天合联盟。然而,JAL 空最终选择了美国航空公司空作为其合作伙伴,并最终加入了环球联盟。

从那以后,达美开始关注中国市场。一位航空公司空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达美航空曾向东航提议投资最初给予日本航空公司的援助,以吸引东航加入天合联盟。”。“当然,这一承诺后来变成了直接购买股权,但显然天合联盟和德尔塔都更加重视上海市场。

“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在天合联盟拥有更老的资历和更深的合作。作为后来者,东航未能获得更多的联盟内合作机会,与南航的实质性合作也不多。因此,对于天合联盟和中国东方航空公司来说,这种合作似乎有些鸡肋。在这种情况下,曾经有人说中国东方航空公司正在考虑转向一家全球性公司。

一位接近东航的人士向本报记者证实了这一传闻,但他表示,目前道路似乎已被封锁,“转车”的成本太高。东航只能进一步促进与天合联盟成员的合作。

在此背景下,成立了这一合作机构,涉及跨太平洋、跨大西洋和中欧的四家航空公司。中国东方航空公司不仅在天合联盟取得了“优势地位”,而且有望凭借这一合作机会更广泛地拓展其国际业务。

然而,对于中国南方航空公司来说,除了进入首都的第二个机场并可能在国际业务中获得新的机会之外,没有多少资源可以被天合联盟看重,因此其在联盟中的地位更加尴尬。

去年,中国南方航空公司接受了世界成员美国航空公司空的股权投资。双方还签署了合作协议,开展更广泛的业务合作。

尽管跨联盟合作已成为一种趋势,但鉴于三大航空公司空联盟在跨太平洋市场和跨大西洋市场正面临积极竞争,选择与天合联盟呆在一起,看几个“高端玩家”玩得开心,还是不干脆改变一下,尝试在“新天地”有所作为,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发表评论